欢迎您!来到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中国水产学会
当前位置:首页 > 重要信息

龟鳖不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 —— 致吴建国教授的公开信

发布日期:2020-02-29来源:《中国水产》公众号打印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新冠病毒来源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和科学研究的重点。近日,暨南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院吴建国教授作为通讯作者之一在《医学病毒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并得出结论:龟类也可能是将新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潜在中间宿主。文章一经发表,不但引起网络媒体和网民的关注,也引起学术界专业人士的质疑。本微信公众号将陆续登载专家观点。

  题目:为什么龟鳖等不会是也不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致暨南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院吴建国教授的一封公开信

 

学长好!

  称呼你学长一点都不会出错。你是武汉大学78级生物系微生物学专业本科,我是武汉大学79级病毒学系病毒学专业本科,你是学长无疑,武汉话叫拐子。虽然私底下学长一直对学弟关怀照顾有加,但今天在这里就不赘述这了。你跑到暨南大学去了,我一点不知道,一直以为你还在武汉坚守,这是我的问题,见谅。

  你作为通讯作者之一发表在《医学病毒学杂志》(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上的大作拜读了(Composition and divergenceof coronavirus spike proteins and host ACE2 receptor predict potentialintermediate host of SARS-Cov-2. http://doi.org/10.1002/jmv.25726 )。本应该先给你打个电话恭喜一下,但一是没有你新的联系方式,二是觉得虽然JMV还是比较可以的病毒学专业期刊(2019 IF=2.049),但以学长的学识你应该是CNS期刊级别的,遂有了给学长写这封信的想法。

  基于现在网络比较发达,我想你应该也能看到我的这封信。至于为什么没有给论文第一作者或者第一通讯作者写信,因为实在是不认识他们,坦率地说,也没有想认识他们。

  当下,我们的国家正在经受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在全国肆虐,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是重点疫区,全国已感染约八万人,病死近三千人,举国上下正在奋力抗击这场瘟疫。你也忧国家之所忧,与你的合作伙伴使用最近特别流行的电脑和生物信息学软件作为“实验设备”,共同“分析”得出(确实称不上研究),龟鳖类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中间宿主的轰动性“成果”。此事非同小可。自2003年SARS以来,多少科学家为之奋斗的寻找冠状病毒中间宿主的努力,你的工作又增添了华彩章节。学弟不才,但对你发表的文章兴趣盎然,因为它是我研究了三十多年且一辈子钟爱的鱼类病毒学领域,我有几个问题想与学长商榷:

  (1)时下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国肆虐,正如你在论文中所说,确定新型冠状病毒中间宿主对于疫病防控至关重要,我同意学长的看法。但是你文中确定了么?能确定么?如果你论文中说的是潜在中间宿主,那么我觉得你把潜在中间宿主的种类就说的太少了!不知道为啥,你的文章中龟鳖加起来才点了三个品种的名字,莫非是已经有一些前期指向性研究结果?

  如果你仅仅是推测的话,我认为,水里面的蓝藻一定也有可能是潜在中间宿主,信不信只怕由不得我们。因为地球上最古老的生命形态蓝藻与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间的病毒在相当相当长时间内是这个星球最早的两个患难兄弟,你不认为藻类里可能也会有冠状病毒?至少可以推测嘛,再说也是潜在的吧,管它呢。我也只是偶尔听说过,藻类里面的病毒可能不下成百上千种,这个学长你一定知道。

  (2)正如你文章的题目所说,根据冠状病毒刺突蛋白和宿主ACE2受体的组成和差异,可以预测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但我确实不知道,这么大胆的预测需要不需要实验验证?如果真的可以这样,SARS流行过去了17年,中间宿主怎么就还没有预测出来呢?不是很明白,你的大作重点比较冠状病毒SARS-Cov,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以及蝙蝠冠状病毒样病毒的刺突蛋白序列,竟然是为了寻找病毒库,这究竟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另外,你比较序列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位于S2膜融合蛋白上的插入序列PRRA有点与众不同?这可是足以让人惊讶得掉牙的存在啊,似乎丝毫没有引起你的注意。

  (3)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不会直接感染人,尽管蝙蝠SARS样CoV RaTG13与SARS-CoV-2整体基因组具有96.2%的序列同一性。我知道,这是别人的研究结果,全世界的眼睛都盯着。你说穿山甲SARS样CoV SRR10168377与蝙蝠SARS样CoV RaTG13仅具有85%的同一性,穿山甲SARS样CoV SRR10168377却有可能越过宿主屏障感染人类。这么大胆和有创意的跨越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需不需要严谨的实验来证实?你此时又不从全基因组水平考虑,而只从刺突蛋白RBD来考虑,这又是何意呢?

  (4)你是如何从具有ACE2受体41和353位的RBD域中的Asn501来看,龟类似乎比蝙蝠更接近人类的?这又怎么表明了龟鳖类就是潜在的扩展宿主?为什么单单就挑选了龟鳖而不是仓鼠、猩猩、野猪或者豚尾猴?究竟有没有偏向性?这么重要的结论你用一堆的“似乎、可能、潜在、推测”等文字来表达,这绝对不是严谨的科学家的语言啊!

  (5)现在普遍认为,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比冠状病毒SARS-Cov的刺突蛋白与ACE2的结合能力更强,然而这一结论怎么就成了你认为的中间宿主会更多的理由?而不是恰恰相反,中间宿主更专一?

  (6)真是佩服你大胆的推测。在你的文章中,你从龟鳖“病毒库”中发现,不能排除蝙蝠冠状病毒感染龟鳖,并进化到感染人类。你文章中列出的龟鳖病毒哪一个不是这些动物独有的宿主专一性病毒?你列出的这个“病毒库”中有冠状病毒么?连冠状病毒在龟鳖体内都没有发现过,它怎么就从哺乳动物蝙蝠感染中间宿主两爬动物龟鳖最后又感染哺乳动物人类?这是在写科幻小说吗?你这是打算在不需要举证的情况下准备冤死所有的龟鳖么?果子狸、蝙蝠与人类生活在不同的时空环境,你不觉得龟鳖生活的时空环境与人类生活的时空环境差别更大吗?纳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报告的鲤科鱼疱疹病毒(Cyprinid herpesvirus)至少都有三种吧,人类也有疱疹病毒,人类的哪一种疱疹病毒病又是鲤科鱼疱疹病毒感染人引起的?我们的祖先以及我们食用鲤科鱼可是有几千年历史了啊!变温的水生动物的病毒不能在恒温的哺乳动物体内增殖,反之亦然,这还用怀疑?

  (7)海鲜市场上龟鳖销售受到百姓欢迎都成了你龟鳖可能是传播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的理由,我该怎么佩服学长的想象力才好?自古以来,龟鳖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美食与滋补营养品,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中国人食用龟鳖有几千年历史,我不相信学长没有吃过龟鳖。中国养殖龟鳖已有数十年历史了,2018年全国龟鳖的年总产量约37万吨,全产业链生产总值超过千亿元,从业人员超过100万,龟鳖等特色水产养殖业已经成为我们水产养殖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与农民精准脱贫的重要抓手,无数农民依靠特色水产养殖摆脱贫困走上富裕之路。

  不仅如此,龟鳖等产品的深加工与产物利用正方兴未艾,为社会提供更加丰富的优质动物蛋白产品。这些产业蓬勃发展的现状你肯定了解的不多,你也万万想象不到,你在计算机前的“研究”结果对一个历史悠久社会贡献突出的产业的打击有多大,尤其是在当下举国上下正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期,你的大作的结论罔顾事实,空口白话,混淆视听,影响实在是太坏了。

  特别是学长的论文里充满了推测、预测、潜在、可能.......等文字,着实让我吃惊,科学研究不应该是这样的,至少不应该仅仅是这样的!病毒学是实验科学,我们推崇病毒学的圣经“科赫法则”,有些重要的结论一定是需要严谨的科学实验来验证的,而不仅仅是推测!到那个时候,我们看到的就是无可辩驳的铁证数据,中间宿主是谁就是谁,无需再推测,也不需要再描述为潜在的可能的。

  (8)因为学长你不了解水产,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几点:一、水产品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珍贵礼物,是人类最优质最廉价最丰富最安全的动物蛋白质食物来源;二、迄今为止,全世界也没有发现和报道过人鱼共患传染性疾病,因为变温的水生动物与恒温的哺乳动物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环境,水生动物病毒不可能感染哺乳动物,哺乳动物病毒也不可能在水生动物体内增殖;三、包括龟、鳖等,水产养殖动物是健康的,食用水产品是安全的,而且对于提高人体免疫力有显著促进作用;四、包括龟、鳖等水产动物,迄今为止没有发现水产品与新型冠状病毒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任何直接联系。

  如果学长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直接联系我,我的电话号码没有变。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其实只想告诉学长一点,作为一名资深的科学研究人员,你的“研究”结果和推测实在是太主观太武断了,极度缺乏科学性与实验依据,可以说极其不负责任,给水产人和水产养殖业特别是龟鳖养殖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如果学长真的想蹭一下当前新冠病毒肺炎流行的热度的话,我建议你再大胆一点推测,比如,自然界根本就不存在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地球上根本就没有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诸如此类的,说不定一语中的,石破天惊。

  恭祝学长的学术研究更上一层楼!

  学弟 曾令兵 敬上

相关附件: